在家修养的精神病人

这人就是个神经病!

这种调色好看吗?

这是付队长。照片来自付队长的微博。这竟然是一个人!!!!

脑子有坑

如果教主被打到水里后喝了有小神婆血的水。

如果教主被付队长偷偷带走了。

如果付队长是上海名门望族少年离家不听话的二少爷。

如果付队长是八爷的外甥,八爷是付队长的小表舅。

如果付队长带着教主去找八爷躲避魔古道大教主的追杀。

如果付队长和教主跟八爷一起下墓。


张东是知道他家老爷和他家少爷那些破事的,他比他家老爷更早知道他家大少爷对他家老爷的心思,他家大少爷亲口对他说的,他当时吓坏了,还苦口婆心劝了他家大少爷好长时间,有一个月呢,之后就和他家大少爷狼狈为奸了。他是唯三的知情人之一,他很骄傲。有一次,二少爷夜里突然回来差点发现,还是他给糊弄过去的。那天谁也没想到二少爷会晚上突然过来,老爷院儿门前放风的他立刻去报信儿,刚说完就见二少爷过来了,他赶忙上前拦着大声说大少爷在老爷房里罚跪呢,他给通报一声,二少爷问怎么了,他又大声的说大少爷把老爷的字画给烧了。他心想,看他多机智。可二少爷听完就直接冲进去了,张东吓一跳急忙追过去,一进门看到那爷俩一个坐床上一个跪地上,这才偷偷松口气。二少爷就这么给骗过去了,之后二少爷回了自己院儿,大少爷因为被扫了兴在二少爷走后骂了二少爷,然后被老爷一个枕头打了出来。唉,他也很无奈啊。再后来他给他家大少爷出了个主意,让老爷以看着大少爷为名让大少爷住到老爷隔壁屋去,再再后来大少爷赏了他五十两银子,老爷扣了他一个月俸禄。其实他还是赚了。


小花不是和二爷长得一样吗,补脑小花太想师傅把自己易容成了师傅。

直接拼的。左边赵馨诚,右边秦明3林涛,这俩人像不像。

顺便说一句,秦明3把林涛写的是不是太蠢了,这性格这智商是怎么当上刑警队长的。

雍:看什么看。
青:不要理会那些低端生物。

一八段子

  齐家有一把家传的伞,伞骨是黑金做的,伞面是人皮做的,上面画着一只麒麟和一座山,这把伞由齐家历代家主保管,现在这把伞就在八爷卧房下面的密室里躺着。
  齐家没人知道这把伞传了多少年,家族的文献里也没有关于这把伞的任何记载,这把伞的秘密是齐家上一代家主死前才能口述与下一任家主的。直到张起灵找到了八爷,让八爷看了他的麒麟纹身,八爷把伞的事情告诉了佛爷和张起灵。
  齐家的家主之位并不是父传子,而是由上一代家主从家族中选出一个心无邪念且能继承齐家家学之人,而心无邪念则是重中之重,满足不了这一条,天赋学识再高也不行。说到这里八爷完全不顾坐在对面的张起灵,抓住了佛爷的手,八爷不安,佛爷感觉到了,于是反手握住了八爷的手,“心无邪念?原来你被选为家主是因为你傻吗?”八爷急了,想抽出手,无果,“我是心无邪念!心无邪念!你才傻呢!”佛爷不说话,看着八爷笑。“请继续。”张起灵毫无感情的声音。八爷尴尬的咳了一声,佛爷收了笑并没有放开八爷的手,八爷胳膊往回抽,依然无果,八爷整个人都红了,而佛爷却显得有点肆无忌惮,一脸的不怕你看。
  八爷说这伞是他家的祖先和祖先的挚友一起做的,而这位挚友的名字就叫张起灵。说到这个名字时,八爷盯着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张起灵,可遗憾的是这个张起灵没有任何动作,面上也毫无波澜,八爷又看了一眼佛爷,佛爷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八爷继续说,这伞的伞骨是用他祖先挚友的武器打造的,伞面儿用的人皮是从十个不满十四岁的男孩身上取下来的,而伞面所绘麒麟眼睛的部位,是从他这位祖先心口处割下来的一块皮。伞面儿的麒麟和山都是这位张起灵所绘,并留话,这件事只能讲与齐家继承人听,若有朝一日有与他同名同姓纹有麒麟纹身之人来取这把伞,便把伞交与这人,取伞之人自能看懂这伞所绘之奥秘,最后还对他的祖先说不要问为什么,知道的越少越安全。之后这个张起灵便消失了再未出现。
  张启山说吃完早饭他们就去齐府把伞取出来,张起灵同意了,并让张启山给他准备一些事物和水,把白天在张府休息一下夜里再走。拿伞的时候三人都进了密室,但八爷只是打开了装有伞的箱子,让张起灵自己拿伞,拿了伞出来八爷给了张起灵一个袋子装伞,夜里张起灵走后佛爷问八爷为什么不打开伞看看,八爷靠在佛爷怀里说那伞让他觉得冷,不想靠近。本以为他们再也不会见到那把伞了,可没想到大约半年后的一天早晨,那把伞又出现在了佛爷起居室的桌子上,只是那装伞的布袋子旧了些。佛爷拉着八爷的手,扫视了整间屋子,除了多了把伞没有任何变化,然后佛爷和八爷对上了彼此惊恐的眼睛,因为他们都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从伞里出来渗透到他们身体里,时间并不长,那股力量消失了,二人没有觉得有任何不适,反倒觉得身体轻盈了许多。张启山走过去毫不犹豫的抓起那把伞扔掉袋子,将伞撑开,他们终于看清了那把伞的样子,麒麟和连绵的山峰。之后佛爷和八爷研究那把伞试图找到伞上画的那座山,毫无结果。大清洗前张启山送走了齐铁嘴和那把伞,保险起见,他们并没有把伞上的麒麟和山画下来,而是深深的刻在脑子里以便继续查找,解放后张启山曾想利用它的力量找到那座山,但他怕牵扯到八爷,而且他也不是自由的,他的行动一直被监视着,也就作罢了。八爷在国外发展着自己的秘密势力,国内的齐家也在秘密发展着,改名换姓一切都听从着那个神秘的家主。
  张启山有意让自己这支断了,他被盯得太紧了。改革开放后国内外联系更加频繁和紧密,国内外的齐家得以更好的发展和运作。几十年间,张启山在齐家人的配合下换了一张又一张人皮面具,让他能像普通人一样老去,终于,他可也死去了。他可以去见他的八爷了。
  后来佛爷和八爷秘密回国,两个老不死的悄悄的进了吴邪的古董店,站在二楼的卧室门口听到里面喘@qq.com息和呻http://吟的声音,听了一会儿,就在里面的呻☜吟声变得更大的时候张启山用力的拍响了卧室的门,接着门内传出了东西摔倒的声音,佛爷立刻拉着八爷冲到一楼,刚站住只穿了条短裤的张起灵就拿着黑金古刀出来了。两张冰块脸对视着,八爷在一旁笑的人畜无害,看到吴邪拿着装了消声器的枪出来,笑着说,吴邪,我是你爷爷的兄弟,我叫齐铁嘴,这位叫张启山。吴邪想掐死这两个老不死的。终于四个人能坐下来说话时,张启山问了伞的事,张起灵只说了两个字,昆仑。
  张起灵第一次去张府找齐铁嘴是清晨,天还没大亮。当时佛爷正在和八爷做羞羞的事,结果完事一开门就看到起居室坐着个张起灵,合着刚才他和八爷一起都被听见了。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八爷讲伞的事情时佛爷拉着八爷的手肆无忌惮,一脸不怕你看的架势。再后来佛爷和八爷挑了那么一个时间来吴邪的古董店,就是来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