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

这人就是个神经病!
尚桀X冯杰 OOC沙雕番外 ABO自从冷库事件两人滚到一起后尚桀已经有两个月没见过冯杰了,工作的时候还好,一闲下来他就满脑子都是冯杰,看到别人系着领带的领口想到冯杰,看到西装笔挺的背影想到冯杰,看到一丝不苟的发型想到冯杰,看到男士腕表想到冯杰,看到纯黑手机想到冯杰,闻到淡淡的花香想到冯杰,这个最要命,因为任何淡淡的花香都会让他回想起冯杰身上的淡淡香味,仿佛那香味就萦绕在他鼻尖,冯杰的身体就在他怀里,让他立刻硬起来,有那么一两次在外面,他不得不把外套脱掉挡在前面,这已经严重影响他的工作了,尚桀觉得也许是自己太素了,晚上应该多自食其力一下,可是,不想着冯杰他TMD连自▓慰都做不到,尚桀只好用更多的抑制剂缓解他目前的状况。 身体情... 2 2
1 6
勇敢的小瞎子呦,你掉的是这个金豹子,还是这个银豹子,还是这个铁豹子呢?
我屮,就不能林昆被救活了暂时没告诉邰伟吗!什么心脏长右边了,刀插偏了,就算刀插心脏上了刀没拔出来也行啊。不死不行吗! 活着就有希望。
1
  安俊典背着日用品回来的路上听到有人,就赶忙躲了起来,期间其中一人身上极重的阴气让他一惊,听两人走远了他便急忙朝公墓赶去,待赶回公墓确认他关心的那个老不死的安然无恙后松了口气。  “刚才来人了?”一个年轻的声音有些急切的问到。  “是啊,你遇上他们了。”苍老又漫不经心的声音回答到。  “嗯,我躲起来了,他们没看到我,他们来干什么!?”年轻的声音又问。  “他们把文王卦拿走了。”苍老声音的主人似乎在脸上忙活着什么,声音有些不清。  “我还以为你这个老不死的有危险呢。就这么让他们拿走了。”年轻的声音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之后又说了一句。   “他们一个是发丘中郎将,一个是摸金校尉,不过那个摸金校尉有些...
  齐八爷坐在自家院子的躺椅上闭目养神,一旁放着茶和零食,树荫将他整个罩住,气温正好,一个平凡慵懒上午,至少表面看起来是。八爷手里握着自己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拇指在玉的浮雕上轻轻的抚摸,这玉是个宝,也是个祸害,还好,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块玉是什么,不然他只能带着它去地府了。  齐八爷脖子上的玉佩是大家主的象征,但知道这件事的齐家人并不多,只有各个分支的家主知道,各个分支的家主会在每年各自固定的日子用家主戒指的能力向大家主汇报一年的情况,若是无事也要通报一声,玉佩是祖传的,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也不知道这玉佩的来历,齐家所有的资料里都没关于这块玉的记载,可这块玉偏偏又是齐家代代相传的宝物,要齐家人用性命守...
  八爷抚摸着古迹上的xxx到此一游,叹了口气,现在的人真是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东西年数久了都有灵气,何况国家的战乱结束还不足百年,多少冤死的,战死的,哪儿没粘过血啊,粘过血的东西凶,活着的时候把自己名字刻在这儿,等你死了,这儿可是要收你的魂儿的,以魂养物,受尽折磨,一个也跑不了。佛爷冷着脸站在八爷旁边听八爷絮叨,哼了一声,佛爷现在很不爽,好不容易不怕太阳了,想和小算命的在国内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度个蜜月什么的,可这家伙偏偏要赶在国庆来国内旅游!!这他妈是来旅游的吗?这他妈是来旅人的!!!
  八爷现在还是那副二三十岁的样子,鼻梁上也依然架着圆圆的眼镜,没正行的坐在二楼的窗台上嗑着瓜子,瓜子皮有意的扔了一地,屋里一地,窗外一地,其中还掺杂着橘子皮,香蕉皮,核桃皮,桂圆皮,花生皮,开心果皮,巴旦木皮,等等等等,反正里外都是皮,八爷平日里不这样,但是今天八爷生气了,所以八爷就要乱扔果皮纸屑!哼!齐羽坐在凉亭里看国内传过来的张起灵无邪胖子的行动资料,抬头看了看八爷,很含蓄的白了一眼。齐羽脱离考古队后就来到了这个早就建好的齐家的秘密据点,这据点明面上是一个中餐馆,这是八爷一早要求的,八爷当了大家主后齐家好多新据点都是餐馆,这也是八爷要求的,齐羽曾经开玩笑说,可惜不能招摇,不然齐家绝对是全... 1
付来勇x连化青金豹子x安俊典张子雍x张德林金豹子x张天官x安俊典
脑子有坑如果教主被打到水里后喝了有小神婆血的水。 如果教主被付队长偷偷带走了。 如果付队长是上海名门望族少年离家不听话的二少爷。 如果付队长是八爷的外甥,八爷是付队长的小表舅。 如果付队长带着教主去找八爷躲避魔古道大教主的追杀。 如果付队长和教主跟八爷一起下墓。 2 2
张东是知道他家老爷和他家少爷那些破事的,他比他家老爷更早知道他家大少爷对他家老爷的心思,他家大少爷亲口对他说的,他当时吓坏了,还苦口婆心劝了他家大少爷好长时间,有一个月呢,之后就和他家大少爷狼狈为奸了。他是唯三的知情人之一,他很骄傲。有一次,二少爷夜里突然回来差点发现,还是他给糊弄过去的。那天谁也没想到二少爷会晚上突然过来,老爷院儿门前放风的他立刻去报信儿,刚说完就见二少爷过来了,他赶忙上前拦着大声说大少爷在老爷房里罚跪呢,他给通报一声,二少爷问怎么了,他又大声的说大少爷把老爷的字画给烧了。他心想,看他多机智。可二少爷听完就直接冲进去了,张东吓一跳急忙追过去,一进门看到那爷俩一个坐床上一个跪地... 4
小花不是和二爷长得一样吗,补脑小花太想师傅把自己易容成了师傅。 3
10
2
6 4
一八段子  齐家有一把家传的伞,伞骨是黑金做的,伞面是人皮做的,上面画着一只麒麟和一座山,这把伞由齐家历代家主保管,现在这把伞就在八爷卧房下面的密室里躺着。  齐家没人知道这把伞传了多少年,家族的文献里也没有关于这把伞的任何记载,这把伞的秘密是齐家上一代家主死前才能口述与下一任家主的。直到张起灵找到了八爷,让八爷看了他的麒麟纹身,八爷把伞的事情告诉了佛爷和张起灵。  齐家的家主之位并不是父传子,而是由上一代家主从家族中选出一个心无邪念且能继承齐家家学之人,而心无邪念则是重中之重,满足不了这一条,天赋学识再高也不行。说到这里八爷完全不顾坐在对面的张起灵,抓住了佛爷的手,八爷不安,佛爷感觉到了,于是反手握... 2
一八段子  张启山第一次在齐府过夜的时候,齐清幽在八爷门口倒了一些油,准备让张启山出门就摔一跤,佛爷当时正跟八爷忙着自然也没听到门口有什么动静。可第二天一早佛爷并没有摔倒,因为副官在齐清幽走后在油上铺了层土。  齐清幽有一把手枪,是佛爷为了和八爷独处贿赂她的。当然,子弹和靶场随便用。副官对比表示:哼╭(╯^╰)╮!  有很长一段时间齐清幽和副官互看不顺眼,因为齐清幽觉得自己养的白菜被猪拱了,老给佛爷使绊子。无非是些恶作剧,副官无奈,又不能不管,就老给她找麻烦。最严重的一次,齐清幽招了一大堆毒蛇进了副官在军队的屋子,副官在齐清幽的衣橱里放了一具干尸。俩人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之后好歹消停了。八爷第一次对齐清... 2
一八段子  八爷身边有个丫鬟,跟八爷一起长大的,说是丫鬟,跟妹子也就差个称呼,齐府的下人把她当小姐供着,八爷把她当妹子宠着,外面的人也当她是齐家小姐,她自己说我不过是个下人。宠到什么程度呢,她能做八爷的主,齐家的小事管家管着,大事这丫头管着,有什么事齐府的人第一个通报的是这丫头而不是八爷,八爷只操心他的卦摊儿。八爷爱吃,有点肆无忌惮,结果胃吃出了毛病,这丫头愣是管着八爷吃了一个月的稀粥和面条,面条里还有鸡蛋,八爷本来还不愿意,这丫头一手掐着腰,一手端着面条,瞪着眼睛,哐,把碗往八爷面前一放,不吃你就饿着,八爷和旁边的管家一起缩了缩脖子,然后这丫头走到门口大声说,都给我听好了,一个月内八爷不会出大门一步... 2
庞祯段子  庞统懒洋洋的坐在庞太师的书房里,手里端着杯茶也不喝就这么发呆,庞太师实在嫌他碍眼,放下手中的毛笔瞪着庞统,“我一下朝回来就看你在这坐着,你到底有什么事!”庞统眼皮都没抬一下“爹,我把别人肚好大了。”“什么!你…你…该不会是妓院里的小官吧!你是想气死我啊,赶紧把事情给我处理干净!”“不是的爹”庞统这才转过脸看着庞太师“论身份他完全配得上我庞家”“既然门当户对还有了孩子那就赶紧准备聘礼把事办了,哎你还没说是谁家公子呢?”“哎~问题是他现在只要孩子不要我啊。”“什么!哪有这样的道理,是不是你小子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说!”“就是今天早晨,他问我想不想要个孩子,我说不想,然后他就说他有孩子了,还... 1
 
©精神病人 | Powered by LOFTER